当前位置:重庆子站 > 地方人物

尹明善:中国经济是大排档

2009-02-24 14:38:42

尹明善 力帆集团董事长

  “发达国家的经济是有着摩天大楼的豪华餐厅,而中国经济就是支着帐篷的大排档。

  “只有在大灾难、大动荡、大混乱、大改组的情况下,原来那些庞然大物才会轰然倒下,新兴力量才能获得发展空间,才能后来居上。前几年天下太平,新进企业们谁能向通用、福特这样的巨人叫板?比如,通用是个摩天大厦,而我们只是大排档,如果没有这场金融海啸,它是不会倒的,我们这样的后来者如果想用正面竞争冲倒它,难度极大。但灾难来了,这大厦不碰就倒了。当然,我们也会被冲倒,但是我们只是一顶帐篷,虽然海啸来的时候我们也会被吓蒙,不过一旦我们清醒过来,三个钟头就能把帐篷支起来,依然叫卖我们的大排档,但是要再把摩天大厦建起来,起码得要三年。所以这场灾难对它们的打击比我们的大得多,危机后最先站起来的一定是我们。”——尹明善语 倾听尹明善

  关于力帆的社会责任感、力帆的海外战略、力帆的发展前景等等

  2009年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五,再过几天就是除夕了。

  重庆,微雨。虽然天气也是湿漉漉的,但绝没有上海冬天的那种湿冷,走在厂区湿湿的道路上,却有种江南二月烟雨淅沥的感觉。

  在雨雾背后的办公楼,力帆董事长尹明善就坐在里面,等待我们《车.经济》的专访。传说,他能言善言敢言,口音浓重的重庆普通话透出来的是一股热辣辣的精明劲儿以及码头文化和龙门阵文化熏出来的直率通透。

  采访的地点安排在力帆汽车生产基地总装厂的一个会议室里,会议室就在尹明善的办公室旁边,走道下面是力帆汽车的总装车间。临近春节,车间里并不忙碌,悬挂在车间上方的电子显示牌显示着力帆2009年2月份的生产计划:3000辆。这个生产基地的设计产能是年产轿车5万辆、汽车发动机10万台,看来,在这个冬天里,力帆汽车的步子的确是放慢了。
 
  在我们等待尹明善到来的空当,隔壁传来一阵大声喝斥,嗓音厚重又是重庆方言,我们并没有听清具体内容。这让我们多少有些紧张,尹明善真的会很难相处吗?又想起在来重庆的飞机上与一名重庆女士的聊天,她说,在重庆,力帆的待遇确实不错,但是作为家族企业,家长专制管理模式会让人压抑。

  还好,尹老爷子并没有将办公室的不愉快带到采访时间,他脸带笑容地走了进来,与我们握手、交换名片,一如我们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的那个总是身穿正装神采弈弈的传奇人物,“71岁的年龄50岁的相貌18岁的心”,这个说法并不为过。

  专访在尹明善简短的开场白和一句“欢迎你们”后开始。

  文化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既虚无又实实在在,看不见摸不着但又能让你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在这个习惯了摆龙门阵的山城,健谈风趣的“龙门阵文化”在尹明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采访中,只需稍稍引导一下话题,尹老爷子便可以侃侃而谈,许多关心的问题不用记者发问,老爷子就已经直接谈到了,而且谈得很细,70多的人了,思路清晰,语言精彩流畅,叫人不忍打断。

  不裁员不减薪:力帆得了钱还得表扬

  尹明善应该是对数字特别敏感的人,也特别喜欢通过算账来说事,比如“汽车论斤卖”。关于力帆何以不裁员不减薪,尹明善也细细地给记者算了笔账,结论居然是“得了钱还得表扬”。

  近来关于力帆最热的话题当然还是去年12月21日温家宝总理的莅临视察,当时尹明善曾向总理保证:不裁员不减薪。我们的正式提问也由此开始。

  “在商言商,一个企业在经济环境好的情况下裁员是很正常的事,也不会造成社会问题,政府、媒体、银行都不会责怪你,该裁就裁吧。但在当全国的经济减速,就业下降的情况下,企业再去凑热闹裁员,全社会都会指责你,政府、群众、银行都会对你另眼相看。而且力帆上百亿的资产不是我尹明善一个人能创造出来的,也不是力帆这几十位高管能创造出来的,而是由所有力帆人共同创造出来的,没有他们,就没有力帆的今天,也没有我尹明善的今天。用党中央的话来讲,发展依靠人民,发展的成果应该让全体人民共享。我们力帆的发展依靠员工,发展的成果也要全体员工共享。特别是现在,国家经济正处于逆境,民营企业家更应该站出来。”尹明善用手敲着桌子说,神情有些激动。

  “其实2008年国内市场还好,即使金融危机后的10、11、12三个月,内销也没有下滑,但是出口却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去年初我们预期2008年出口6.1亿美元,1至9月份还不错,基本完成了任务,但是10至12月,平均每个月的出口要比危机前减少1500万美元,以力帆的劳动生产率来核算一下,1500万美元大致相当于1500个工作岗位,减少了1500万美元出口额,也就意味着将有1500名员工将面临下岗。

  “许多人包括我们力帆的一些高管都劝过我裁员。但是我给他们算了这么一笔帐,即使把这1500个员工不减薪不下岗全都养起来,力帆每年的支出也就是2000万元,而国家和政府给了我们力帆的却远不止2000万。首先是增值税转型,力帆这几年大发展,每年购买设备至少一个亿,转型后力帆每年可以少上交1700万元增值税;然后是贷款利率下调,2008年央行下调了216个基点,力帆的贷款刚好是10个亿,这样就可以少交2160万元的利息;还有摩托车出口,去年年底,一个月内退税率连续两次上调,累计提升了5个百分点,力帆每年将因此增收1亿元;此外重庆市政府还设立专项出口奖励基金,每出口1美元将奖励2分钱人民币,以力帆08年5.7亿美元的出口规模来算,还可以得到1140万元的纯收入。再加上摩托车下乡、1.6L排量以下汽车购置税减半等行业扶持政策,2009年,力帆即使在规模不增大的情况下,依靠政府给的政策,增收和少支就能增加1.5到2个亿!当然,增收部份力帆也不可能独享,我们会从中拿出60%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分享,但即便如此,力帆的实际增收也将会远远高于养员工的那2000万。相比我们企业的所得,不裁员不减薪,我们与政府一起承担社会责任也是应该的。

  “政府的支持是保增长保就业保稳定的坚强后盾,也是企业发展的坚强后盾,而我们力帆是既得了钱,还得了表扬。”尹明善幽默地说。

  保出口就是保就业,找老乡更要找老外

  要不裁员不减薪,吸纳更多人就业,最根本的还是让企业业绩平稳持续地增长,对于力帆这个年出口额5.7亿美元的重庆市出口冠军来说,如何做好海外市场,是企业能否在2009年提升业绩进一步做大做强,并拉动地方经济发展促进就业稳定的关键。采访中,尹明善谈的最多的就是出口问题。

  “现在都在说救市,但怎么救呢?有一种说法叫‘不找老外找老乡’,认为只要扩大了内需就是救市了。我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应该是‘既找老乡又找老外’才对。促进内需很重要,国内市场当然要抓,但出口也决不能放松。

  “不只是汽车和摩托车行业,现在中国绝大部分制造业的产能都严重过剩,每年巨额的贸易顺差,光靠国内市场消化不了这么大的过剩产能,所以,我们在扩大内销的同时,必须要加大力度搞出口。

  “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出口,在现在的情况下,哪一个都不能刹车,尤其是出口,出口刹车是会让整个经济翻车的。去年12月21日,温总理来力帆视察的时候曾经把我拉到一边,叮嘱我说:‘明善,交待你两件事情,第一保出口平稳增长,第二不要裁员。’我当时就向温总理保证,在不减薪不裁员的基础上,一定要把出口搞起来,找老乡更要找老外,不但要找旧的老外,还要找新的老外。对于力帆来说,出口就能保增长,保增长就是保就业,就是保稳定保和谐。

  “另外,即使只站在企业经营的角度考虑,出口对于力帆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现在力帆的出口几乎与国内销售持平,海外与国内的销售比例大致是45:55。而且,相比国内汽车摩托车行业的恶性竞争,国外的市场竞争环境要好得多,力帆在海外也是跨国品牌,不但好卖而且利润也高,营销费用也很低,海外的单位营销费用与国内的比是2:3,明显低于国内。”

  谈及金融危机对力帆出口的冲击,尹明善多少有些无奈。

  “其实当年人民币升值,就对力帆的出口有影响,但真正的冲击还是这次金融危机造成的海外市场国的本币贬值。比如巴西的本币雷亚尔,在金融危机后贬值了40%,以前100雷亚尔就能买到的进口商品现在必须支付140雷亚尔。我们出口的摩托车也是一样,价格一下子就上涨了40%,还有谁愿意来买摩托车?我们在巴西经销商顶不住了,我们也不得不降价,出口就是保就业,出口就是保和谐,所以哪怕利润再薄,哪怕亏钱也要保证出口订单。我还一直用一个观点来激励我们的巴西合作伙伴,按照巴西的经济实力,雷亚尔不可能贬值那么多,金融危机只是暂时的,你们都是大老板,现在亏点算什么?保住市场才是最重要的,困难时候我们一起亏,只要市场在,好起来的时候再赚回来,再赚更多嘛。”

  当然,并不是所有国家所有海外市场都受到金融风暴的影响,在力帆摩托车销售到的全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及力帆汽车销售到的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那些被尹明善称作“经济封闭区”和“经济半封闭区”的市场,力帆的业务还是有明显增长,因此,在尹明善的2009年出口计划中,这些市场将是重点。

  “‘封闭经济区’指的是伊朗、蒙古这样的经济独立运行,几乎不受金融危机影响的国家,而‘半封闭经济区’是指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相对较小的国家,比如非洲,比如中东的石油输出国,还有一些计划经济国家,比如朝鲜、古巴、委内瑞拉。伊朗经济几乎是自给自足的,本币也跟美元不挂钩,所以这次金融危机并没有对他们形成真正的冲击,2008年力帆在伊朗的轿车、摩托车出口增量依然很大,预计2009年的增长至少在15%以上。”

  另外,尹明善还专门提了两个国家,一个是俄罗斯,另一个是埃塞俄比亚。

  “在埃塞俄比亚建厂主要是我的朋友、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给了我一条重要信息。当时他正在埃塞考察,他告诉我埃塞俄比亚正在实行‘改革开放’,市场前景看好,而埃塞又是世界银行重点帮助的世界最贫困国家,到那里去建厂还能得到世行的低息贷款。他对我说:‘老尹啊,你可以到那里看看,机会很不错啊。’现在,我们在埃塞俄比亚的工厂已经开始建设。

  “我们在俄罗斯运气不错,去年,俄罗斯政府出台一条法规,汽车组装厂必须拥有焊接和涂装车间,CKD的散件出口形式将无法在俄立足。很多企业都因此不得不退出。而力帆在俄罗斯的工厂恰好引进了焊接车间和涂装车间,很幸运地躲过去了,而且由于一些对手的退出,预计09年力帆在俄将有较大的市场增长。”

  风暴过后是机遇:最先站起来的一定是我们

  1997年,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横扫韩国和东南亚,在一片愁云惨雾中,众多国字号的摩托生产巨人纷纷倒下时,力帆、宗申和隆鑫,这三家后来的重庆民营摩托车巨头,却在风暴过后悄然崛起。所谓圣人作于乱世,在世界范围内亦是如此,日系车的兴起就是在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之后。

  “这次金融风暴过后,中国经济在世界的排名会有一个很大的提高。2009年到2012年,中国经济有望强劲回升,力帆也将逆市上扬。风暴过后是机遇,最先站起来的一定是我们。”讲到中国经济和力帆集团的将来,尹明善信心满满。

  “我经常用这样一个观点来鼓励我们的员工,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是后来者居上,世界汽车业的发展趋势同样是后来者居上。当然要后来居上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大变乱。发达国家的经济是有着摩天大楼的豪华餐厅,而中国经济就是支着帐篷的大排档。只有在大灾难、大动荡、大混乱、大改组的情况下,原来那些庞然大物才会轰然倒下,新兴力量才能获得发展空间,才能后来居上。前几年天下太平,新进企业们谁能向通用、福特这样的巨人叫板?比如,通用是个摩天大厦,而我们只是大排档,如果没有这场金融海啸,它是不会倒的,我们这样的后来者如果想用正面竞争冲倒它,难度极大。但灾难来了,这大厦不碰就倒了。当然,我们也会被冲倒,但是我们只是一顶帐篷,虽然海啸来的时候我们也会被吓蒙,不过一旦我们清醒过来,三个钟头就能把帐篷支起来,依然叫卖我们的大排档,但是要再把摩天大厦建起来,起码得要三年。所以这场灾难对它们的打击比我们的大得多,危机后最先站起来的一定是我们。”

  靠摩托车起家的尹明善对摩托车行业的了解似乎更深刻,他在谈论金融危机对中国汽车行业的积极影响时更多的强调摩托车的机会。“摩托车的机会更大。”尹明善并不讳言,甚至他跟我们透露,力帆将推广一条新的口号:“钱少了,油贵了,轿车少开,摩托多用,力帆摩托赶快跑到欧美去。”

  “钱多买品牌,钱少买实惠,钱多的时候去吃豪华餐厅,钱少的时候就去吃大排档,所以钱少的时候,大排档反而机会多,美国人民有钱的时候会去买豪华车,但经济危机来了,钱少了,这时候可以尝试着去买力帆。同样是600CC的摩托车,美国产品要1万多美元,而力帆只要4000美元。力帆摩托质量不比美国摩托差,上街购物上班代步都够用,他们一试,我们就成功了。”说到兴奋处,尹老爷子习惯性地敲击着桌子。

  事实上,尹明善的乐观是有根据的,从2006年开始,欧美市场的摩托车销量就以每年40%的速度迅速增长,而力帆在美国的摩托车销量增长速度更是达到了50%。也许正是受这个因素刺激,力帆摩托开拓新市场的步伐走得更快。根据力帆公布的资料,力帆在德国市场的销量连续数年翻番,在法国的销售公司已经开始营业,下一步还要在意大利、墨西哥等国家设立销售公司,力帆在西欧和北美的销售网点布局也将基本完成。

  “在我国的台湾省,几乎每个家庭都有汽车,但摩托车的人均拥有量却是世界第一,只有2100万人口却拥有1300辆摩托车。平时代步用摩托,正规场合、出远门才开汽车,这是一个发展趋势,在钱少油贵的情况下,我们的摩托车将成为更多发达国家和地区消费者的选择。”尹明善很自信。

  感谢本田:逼着我们创新求发展

  在力帆的厂区里,有一幅标语非常有意思:“获利路有三,垄断我无权,投机我无胆,创新求发展。”这四句话据说是尹明善亲自提出的。说起力帆的创新之路,尹明善聊得很风趣:“从某种意义上说,力帆的创新是本田逼出来的。”

  “多年前,曾经有个日本记者问了我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听说你们中国摩托车有90%是偷用我们日本的技术。’我回答他说:‘专利技术分为两类,一类是非专利技术,不受法律保护,全人类共享;一类是专利技术,受法律保护,但这个保护也是有时间的限制,通常也只有10年,10年以后就变成了非专利技术,由全世界人民共享。中国企业使用的日本摩托车技术都是过了保护期的技术,如果这也算,那日本人用了我们中国人用筷子的技术,我们向你们要技术转让费了吗?我们中国人是很大度的,我们反而很高兴把自己的先进东西与别人共享。’日本记者被问得哑口无言,怏怏而回。”

  实际上,力帆与本田的专利纠纷由来已久,本田公司依据其享有的摩托车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权多次向力帆公司提起民事侵权诉讼,一直是“盯得死死的” 。

  按尹明善的话来说,“本田找力帆的专利麻烦数不胜数”。确实,本田对力帆的专利诉讼就一直没有断过,并在2007年5月和2008年底两次开庭,虽然说赔偿的金额不大,但毕竟牵扯了大量精力,对此尹老爷子颇有微辞:“我认为,本田在专利保护这件事上,做得有些过分了。”

  尹明善解释说:“比如一个小小的摩托车把手花纹,本田都讲那是他们的专利,这就太过分了。显然,他们的目的就是想牵制我们,因为力帆是中国出口最大的摩托企业,在越南,力帆的牌子甚至比本田的更响。日本人也知道射人先射马的道理,所以本田把我们盯得死死的,敲打力帆,也就是敲打整个中国摩托车行业。”

  虽然力帆对本田时不时的专利诉讼很是不爽,但尹明善似乎还是很感激本田这位“日本老师”。

  “正是本田对力帆在专利使用上的‘过分计较’,力帆才会建立起自己庞大的研究院,开发自己的知识产权产品,也才有了力帆现在的4448项专利。根据全国工商联的资料,力帆拥有的专利数量,已经位居全国民营企业的第一位,我们重庆另外两家摩托车民营企业宗申和隆鑫的专利也已经排在第三和第八的位置,这都要感谢本田。我们‘重庆摩托帮’为什么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一定地位?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本田逼出来的。不管本田出于什么样的动机,牵制也罢,打击也罢,‘中日友好’也罢,力帆成功了,我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本田!他们确实是我们的好老师,好教练。不仅是力帆,可以说中国多数的摩托车企业,都是在专利官司的促进下不断成长,我们力帆不仅学会了举一反三,还学会了自主创新。”

  尹明善甚至笑称:“如果本田不是不断地用专利敲打我们,而是故意放任,使我们完全没有创新和专利的意识,也没有自己的专利和技术,完全依赖仿制,到时候再突然集中诉讼,或许中国的摩托行业就真的会被整倒。本田没有这么做,还是挺厚道的。”

  发展学本田:不一味求做大,但求稳健灵活

  尹明善:“我们学习本田的经营和产品研发体系以及企业发展模式。本田的产品确实好,在力帆造汽车之前,我本人用过本田雅阁,省油、耐用,没怎么修过。前一阵子听说本田去造商务飞机了,国外很多大公司的老板都用的本田商务机,我估计5年之后全球商务机市场就是本田的天下。”

  说起本田,尹明善在谈话中常常表现出的是崇敬。

  “力帆要学习本田的经营发展模式。我们有一句话‘发展学本田,管理学丰田,体制学福特’。我确实很佩服本田,连丰田都亏本,本田还是能大把大把地赚钱,很了不起。大的不一定是好的,就像通用,虽然是世界第一大汽车生产企业,但最终还是逃不过资金链断裂的命运。反而小的才是聪明的,才是生命力顽强的。本田的经营策略很精明,不一味求大,船小好调头,经营更灵活,而且务实稳健,这正是我们中国许多企业所要学习的。力帆也要像本田一样,不管外面情况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都必须先认认真真地做自己的质量、做自己的研发、做自己的服务,而不像别的民营企业一样浮躁,一心做老大,不量力而行。”

  尹明善说到这里,记者不禁追问:“力帆之前的‘2011年规划’里说要实现‘销售收入250亿,出口额10亿美元,海外拥有8家汽车工厂’,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无疑是一场‘大跃进’,与您所推崇的本田式的‘务实稳健小而灵活’并不相符。”

  尹明善笑了笑,回答倒是很直率:“这个目标我们改了,现在的目标是到2012年,年销售收入200亿元人民币,年出口额10亿美元,海外建8个工厂。另外,以前我曾经要求一年推出两款新车,现在也已经修改成一年只推一款新车,也学习本田,走‘精兵路线’。

  “中国的民营企业都处于起步阶段,很难对自己的目标有一个准确的判断,计划往往不是过低就是过高,因为我们没有经验可谈。发达国家的企业往往都是经营了很久,他们对市场和自身的增长有丰富的经验,所以他们才能判断得准确。就连国家的五年计划刚开始不也是相差很多嘛。我们以后每半年就会对我们的计划进行修正,全世界的民营企业家尤其是第一代民营企业家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

  谈起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尹明善感慨良多:“现在中国的许多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普遍都很浮躁,可能是因为成长得太快,难免头脑发热,就像豆芽菜一样,根不深干不壮,但对自身的能力往往又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常常是‘短贷长投’,不量力而行,一味追求大而不追求强,只要市场不要利润。‘上帝让人死亡,必先让其疯狂’,盲目地疯狂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最后死亡。我看过一个数据,中国民企的死亡率高到何种程度,平均寿命不到2.9岁!而在发达国家,百年企业许多都是中小企业,规模不很大,但却经久不衰,这一点很值得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思考。”

  管理学丰田:落后就是潜力和成长空间

  尹明善:“金融危机让中国企业认识到自身的管理是多么落后,与国外先进企业相比,我们技术虽然落后,但差距也不是那么大;我们资金虽然比人家少很多,但也够用;我们品牌没他们的响,但也多少有点品牌;最落后的就是管理,我发现我们的配套管理、财务管理、研发管理、生产管理全面落后。”

  谈到力帆今后发展中所将遇到的瓶颈,尹明善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是管理。”
 
  “当年,我得知偌大一个丰田公司,竟然可以不发一张传真,真的很震撼。而更大的震撼来自3年前一个美国企业家的收购计划。那个老外来到中国,计划要高价收购我们重庆的这三家摩托车企业。我当时很奇怪,现在中国摩托车企业的利润这么低,为什么还要以高出市场很多的价格来购买中国的摩托车企业呢?后来人家告诉我,只要在企业管理上下功夫,保证能让成本下降15%以上。中国什么成本都比美国低,但物流管理成本要比美国高出4倍以上。现在想起这些,我真是有些后怕。”

  “后来我对公司管理进行了细致调研,结果发现力帆的物力浪费情况的确十分严重。比如之前我们力帆冲压车间的工人每个月要发22双手套,有这个必要吗?许多工人甚至把多发下来没用过的新手套直接带回家去,这就是浪费呀!所以我要求减少到了10双,事实证明,10双手套也已经足够用了。还有一次,一位工人给我写信反映情况,这本来是件好事,但是短短的几行字用了整整一大张纸,还用的是公司的专用超大型信封,为什么一个普通工人随手就能拿到公司的专用大信封?可见我们在物资管理上是多么落后!

  “但是我反过来想想,其实落后就是潜力,落后反而说明有潜力可挖,说明我们还有增长空间。虽然为过去多花的冤枉钱感觉可惜,但是我们改善了管理就可以少花甚至不花这些冤枉钱,我们的成本还有很大的下降余地,利润还有提升的空间。

  “我们正在从多个方面学习丰田的管理。有人说丰田的钱都是抠出来的,确实如此,力帆正在实现无纸化办公,我们也已经使用了信息管理系统。”

  也许,在许多熟悉大众、通用这样的跨国大企业的人们来说,无纸化办公、信息化管理,以及精确化物力管理是极普通的,根本套不上“管理学丰田”的大帽子,但对于力帆来说,这毕竟是进了一大步。而分权责任制的推行,对于力帆这个家族企业来说,更是革命性的管理进步。

  说到管理,尹明善也谈到了职业经理人。不过尹老爷子似乎对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颇为不满。

  “在中国,职业经理人的成长慢过民营企业家自身的觉醒,这是中国职业经理人的悲哀。现在民营企业中的职业经理人都不愿意主动承担与其权力相匹配的责任。中国的家族企业职业经理人市场很不成熟,这也是中国的家族企业短命的原因之一,职业经理人要有积极性,要把权力和责任相匹配。但实际上他们却常常把责任全都推到我们做老板的身上,恨不得不作为。凡事都向董事长请示,就怕担责任。比如以前我们的费用报账单,有一栏是‘董事长批准栏’,万一这笔费用有什么不妥,他们就可以推说,这是尹总同意的,是尹总签过字的,于是他们什么责任都没有了,一切错误就都是我这个董事长的。但是董事长又怎么可能面面俱到,大大小小事无巨细把什么都搞得清清楚楚呢?所以,我把‘董事长批准栏’改成了‘董事会备案’,这么一来,在我这边只是备案,签这个字的责任还得由职业经理人来担。

  “我已经在力帆的管理上实行分权责任制。力帆的30多名高管,个个都是人尖尖,把权力和责任都分下去,都落实到人,而每个人都能用好自己的权力,担起自己的责任。我只要管理他们这些人就可以了,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凡事都要来找我这个董事长。

  刚才我儿子和我通电话,他身为汽车公司的老总连他们公司的一个办事处要预支款项都不敢自己做主,还要来请示我这个董事长批准,这说明要真正做到分权责任制的管理方式,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以前有个口号是:‘力帆三件宝:创新、出口、信誉好’,现在用在管理上同样也要有三件宝:‘目标、分权、监督好’。”尹明善说。

  “我把2009年定为力帆的‘管理年’。向丰田学管理,不能只停留在嘴上说,我要求各分公司各部门强制下降成本20%,个别部门下降30%,并把责任落实到部门落实到人。一段时间下来,发觉这种分权分责的办法成果似乎还不错,比如我们对总装车间进行电费的单独核算后,每辆汽车的生产电耗平均下降140多度。”

  尹明善的“剩余责任理论”

  说到管理责任,尹老爷子还饶有兴致地和我们讲了他的“剩余责任理论”。

  “突然有一天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当时把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在企业里,普通员工只有‘过失责任’,他的过失只要没被发现,就都不用负责任;我们做老板的,要负的是‘剩余责任’,也就是要负担全体员工没有被发现的过失,没有人负而又需要有人来负的所有责任;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所负的是‘局部剩余责任’,他们所要负的责任是他们部门所要负的全部责任,减去普通员工已经担负了的‘过失责任’,所以是‘局部剩余责任’。

  “比如一个普通车间工人,如果没有严格按照工作要求进行生产,导致产品出现问题,如果没有被发现,他就没有责任,出了事故,对品牌形象的破坏、对消费者的安全、对公司发展的影响都是我要负的责任,我要负担起员工没有负的所有的‘剩余责任’。因此我们企业主在‘剥削了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的同时,也承担了所有的‘剩余责任’,所以我们的权力与责任实际上是相匹配的。”尹明善笑言。

  体制学福特:力帆上市,为家族企业传承做准备?

  尹明善:“福特的公司条例规定福特家族成员永远拥有福特公司49%的表决权,实在太巧妙了,我也要学习这样的模式。如果我的子女或者孙子有能力,他(她)就可以做董事会主席,如果他没有能力,可以只当股东。董事会主席可以是家庭成员和职业经理人轮流做。”
 
  专访中还有一个重要话题,那就是力帆集团的整体上市。事实上从2007年起,力帆就开始筹备上市事宜,但后来因为多种原因而又搁置了,再谈整体上市已经到了2008年底。

  关于上市问题,尹明善告诉记者:“美国AIG的9000万美元投资在去年的6月底就已经全部到账,除此之外,力帆另外还募集了数亿资金,现在手里不缺现金,所以,力帆在未来几年的发展中并不缺钱。力帆上市只是出于两个目的,第一,为公司建立现代化的管理制度,第二是为公司募集后续发展资金。”

  真的只是这样吗?

  尹明善在专访中无意之间跟我们透露了力帆上市的另外一个目的:为了力帆这个家族企业的传承。

  尹明善的确是个很有斗志的人,有激情有活力,拥有一颗“永远是18岁的心”。但是,他已经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者了,仅靠“18岁的心”毕竟承载不起不老的神话,怎么样将自己一手创建的企业很好地传承给后人当然是尹明善必须考虑的事情。

  “中国人说‘富不过三代’,家族企业怎么传承?这也是我一定要上市的原因。‘体制学福特’,福特家族的成员现在在福特公司的股份只有8%,但福特的公司条例规定福特家族成员永远拥有福特公司49%的表决权。我觉得福特的模式很巧妙,既保证了家族在企业中的话语权,也限制了家族人员在企业中专断的可能性,因为家族必须得到另外至少一家百分之一点几股东的支持,才可以通过决议。我也要学习这样的模式,如果我的子女或者孙子有能力,他(她)就可以做董事会主席,如果他没有能力,可以只当股东。董事会主席可以是家庭成员和职业经理人轮流做。”说到这里,尹明善像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一般,开心得大笑。

  采访后记

  2个半小时的采访结束了,望着尹明善高高瘦瘦的背影拐过墙角走远,记者心里千思万绪一齐涌上心头。那个在山村小道为生活奔波的少年,那个在劳改所被命运戏弄的青年,那个“一干就好,一好就跑”的商业奇人,那个经历丰富满腹经纶的文人,那个“有冲劲、有胆识、有创新精神”的重庆人,那个长袖善舞身居高位的“红顶商人”,那个侃侃而谈目光睿敏的智者,那个喜欢足球听音乐看戏还会流泪的老者,谁,才是真正的尹明善?而这些故事,哪个,才是他真正的寓言?

  有人说尹明善太强势,有人说尹明善太专制,也有人说尹明善太狂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承担了他的责任、他奉献了他的力量、他没有抱怨过社会什么,还要苛求他怎么样?终究,尹明善会让很多人铭记……

  不过我们也不得不担心,在习惯了董事长从大到企业发展,小到报账单设计、工人发几副手套都要亲历亲为之后,没有尹明善坐镇的力帆到底能走多远?

  因此,我们也很期待能够有机会采访到力帆的年轻一代,放眼来看,这个家族企业未来的希望,还是在他们的肩上。

  从摩托车行业老大进军汽车行业,从“大跃进”转而稳步走,力帆的发展之路俨然就是本田模式在中国的镜像还原。但惊人相似的背后,却是这一代中国民营企业积极上进、谦虚好学的精神。镜像有自我完善的功能,期待着明日他人成为我们的镜像。